亚丁转山 尾声

在旅馆洗了个澡,狠狠地干了一顿饭,回到人类社会的感觉真好。

第二天正在吃早餐就接到嘎翁电话说大包给我们送过来了。出来外面才发现村子里就能看到夏诺多吉和仙乃日。

收拾完进景区逛了逛珍珠海,不赶时间的心境很轻松,一路细心观赏着身边的树叶,逗着松鼠,听着鸟声,测试长焦镜头的视角,受“老法师”的教诲。

继续阅读

亚丁转山 蛇湖——冲古寺

从蛇湖出发有两条回到起点兼终点冲古寺的路线,大部分人走的是绕仙乃日西面及北面,途经热松措、卡斯牛棚、地狱谷岔口、鬼门关垭口、珍珠海,这样全程从外围绕三牯主雪山一圈,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大转山。我们原计划也是这条路线,先经过松多垭口到达两海打卡点,远距离观赏五色海和牛奶海,再折返继续转山。

另一条路线则是经松多垭口、五色海、牛奶海,穿过洛绒牛场回到冲古寺,这一段大部分是景区线路,绕行仙乃日南面及东面,相当于全程只绕了夏诺多吉和央迈勇两座雪山。虽然路程比另一条路线只短了两三公里,但过松多垭口后一路下坡,不需要再翻垭口,而且景区内的路况对我眼睛当前的状况来说无疑友好了很多。

继续阅读
Comments

亚丁转山 新果牛场——蛇湖

似乎慢慢适应了高原,这一觉睡得还挺踏实,被吵醒后不顾外面明亮的光线,还继续睡了一会再起床。虽然云雾笼罩着附近的山头,但阳光还是逐渐从云雾稀薄之处照了进来。央迈勇的角峰不时从云雾的缝隙中展露出来,看来又是一个好天气。

据说国庆期间进来的队伍淋了两三天的雨。我们运气还不错,一连几天没下过雨。虽然不是每晚都能看到星空,但不用淌泥泞的烂路,不用在雨中做饭收拾行李,能看到蓝天白云和一路的美景,真心感谢上天的眷顾。

眼睛的毛病似乎每天还在加重,虽然能看到四周景色如画,但输入到大脑中却仍是两幅无法重合的图像。我只好一边闭上一只眼睛欣赏风景,一边用相机把这美景记录下来。

继续阅读
Comments

亚丁转山 杂巴拉垭口下——新果牛场

今天路程不长,但一出发就要翻越眼前高耸的杂巴拉垭口。旁边的队伍都匆匆收拾好便动身出发,剩下我们慢悠悠打包好行李,出发时已经9点多了。

垭口相对营地虽只有400米的高度,但由于上垭口的坡度很大,从下方看垭口就像一面墙耸立在面前。不知道是为了找拍照角度,还是被轨迹带偏了,或是为了找一条平缓一些的路线,我们慢慢偏离了原先靠着右边山坡的线路,一会在巨石坡中间凌乱地穿梭着,一会穿到左侧的山坡下回头眺望,然后发现嘎翁在对面坡上沿着很明显的一条马道轻松地牵马穿过。望着我们头上这片乱石坡,我们一声叹息,决定横穿过去回到马道上再继续上坡。

继续阅读
Comments

亚丁转山 察贡牛场——杂巴拉垭口下

察贡牛场早上的风景不亚于傍晚,头上晴空万里,远处的夏诺多吉系着一条哈达,山下的河谷还笼罩在云雾之中。

虽然少了收帐篷的麻烦,但烧水做早餐打包行李的事一件也没少,七点多起床到出发已经快十点了。进入树林一路下山,天气晴朗却又不晒,林间小路既不泥泞也不太硬,空气也还比较湿润,走起来感觉一切都很舒适,除了一只眼睛还处于反应迟钝的状态。

继续阅读
Comments

亚丁转山 波拥措——察贡牛场

前一晚睡眠质量似乎比以前上高原好一些,不过仍迷迷糊糊醒了几次,最后被无人机声音吵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身体没什么问题,除了眼睛有些不舒服,感觉是睡迷糊了,也没太在意。

起来得太晚了,我们就在营地周围随便拍点照片,开始洗漱烧水煮麦片。眼睛的不适依然没有缓解,排除了眼镜的问题,两只眼睛的影像不能重合,看东西都是重影。四周风景如画,我却只能闭上一只眼睛才能看到清晰的风景,3D的风光大片变成了2D。心里有些担忧,如果状况没有改善,接下来几天的行程不知道能不能走完。

继续阅读
Comments

亚丁转山 冲古寺——波拥措

虽然起了个大早,但由于要把物资都塞到背包里,打包行李的时间还是比想像的多了不少。事先已经告知次仁旦珠我们要晚一个小时到,但最后进了景区来到冲古寺下边的落客点又比推迟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背起塞满物资的大包,胸前再挂起有些份量的小包,一路上坡走向冲古寺,感觉每一步都像是负重几十公斤的深蹲,心里也暗自庆幸当初没有傻到想要负重转山。当然,实际负重徒步的时候胸前不会挂这么大的包,此时胸前的32L小包在上坡的每次抬腿都会顶到大腿,又吃力又要经常调整容易滑落的肩带。原以为下了车很快就能找到次仁旦珠,结果费老大劲走上冲古寺找到鬼鬼祟祟的他,他告诉我们现在还不能帮我们拿行李,我们要按他指示自己上到那边的山坡上再跟他们汇合,有另外一个马夫跟我们走。

继续阅读

亚丁转山 出发

上一次去亚丁,还是2007年国庆。当年对徒步穿越的活动充满热情,五一刚从贡嘎捡了一条命回来,十一又迫不及待上网约了几名队友,走上了从木里穿越到亚丁的“洛克线”。当年的经历还历历在目,那片原始又崎丽的山野时常在我脑海中浮现。至今一晃竟过去了十三年的光阴,当年二十多的小伙子如今已是奔四大叔。

这次我约上了学文和Marc,计划走一条比洛克线更精彩的路线:亚丁大转山。相比洛克线,大转山不仅出发点交通更方便,而且全程近距离观赏三怙主雪山,沿途美景不断。不过大转山路线也有一个需要克服的问题,就是除了起点和终点冲古寺附近,全程海拔都在四千米以上,而且第二天就要翻越五千米的垭口,几乎没有渐进的适应过程。

继续阅读

崇礼,乌兰布统

计划着冬天到寒冷的北方玩雪,首先自然考虑的是东北和新疆了。然而准备一起休假的Marc和YY一个刚从新疆回来,一个刚从东北回来,大家讨论许久都统一不了意见。随着计划的假期越来越近,有便宜机票的目的地也越来越少了。最后YY提议到崇礼去滑雪吧,飞北京的机票还不太贵。Marc说那就顺便去山西吧,反正也不远。冬天去山西有啥好玩?我想了想,既然去到河北了,离坝上也不会太远,还不如去坝上呢。于是我们初定了崇礼加坝上的计划,没有具体行程就直接出发了。

由于广州出发的机票在我们的拖延之后已经涨价不少,最终我们乘坐了佛山出发的航班。第一次到佛山这个军用改民用的机场乘坐飞机,陈旧的候机楼看起来应该有几十年历史了,整个机场也简陋得脱离了时代,感觉这是个拍电影的好地方。

继续阅读
Comments

2019秋,衡山,小东江,高椅岭

距上次去衡山,一转眼已经五年。上次去的时候是冬天,这会南方的秋天还剩个尾巴,那就看看衡山的秋天吧。记得上次在福严寺看到那几棵光秃秃的老银杏,想必秋天应该一片金黄。

沿当年走过的路线上山,没什么惊喜。虽然已是深秋季节,但毕竟是南方,沿途除了枫香和鸡爪槭这些“枫叶”,并没有多少秋色。路过当年入住过的民宿吃了午饭,房子仍是那么朴实和清静,没有人来人往的游客。

继续阅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