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丁转山 波拥措——察贡牛场

前一晚睡眠质量似乎比以前上高原好一些,不过仍迷迷糊糊醒了几次,最后被无人机声音吵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身体没什么问题,除了眼睛有些不舒服,感觉是睡迷糊了,也没太在意。

起来得太晚了,我们就在营地周围随便拍点照片,开始洗漱烧水煮麦片。眼睛的不适依然没有缓解,排除了眼镜的问题,两只眼睛的影像不能重合,看东西都是重影。四周风景如画,我却只能闭上一只眼睛才能看到清晰的风景,3D的风光大片变成了2D。心里有些担忧,如果状况没有改善,接下来几天的行程不知道能不能走完。

在湖另一边扎营的队伍都陆续出发了,我们才慢吞吞地收拾东西。嘎翁说今天的路程很长,得快点出发,于是打包好行李我们就先出发了。但湖边景色实在太美,我们一边沿着湖岸走一边拍照。很快嘎翁便赶上来了,又强调了时间和路线,便先往垭口上去了,我们继续流连在湖边舍不得离去。等我们拍完照的时候发现嘎翁已经不见踪影,印象中他是朝右边比较缓的坡上去的,但这条线路不太明显,万一我们跟错路了呢?而手机上保存的轨迹是去往左边这个高耸的措该达垭口,这时也还能看到这个陡坡上有两个小小的人影在缓慢地移动,而且过了这个垭口能看到几个小湖。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上左边的陡坡。

虽然在坡下已经一眼看到整个山坡,有了心理准备,但走上来还是比想像中难很多,四千多米的海拔每走几步呼吸就跟不上。越往上走,地表的植被就越稀疏,最后只剩下光秃秃全是严重风化的碎石。头顶上炎炎的烈日从地面的石板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让眼睛非常难受。在这罕有生命的石缝间却冒出了不少雪兔子(雪莲的近亲),由于在网上见过水母雪兔子的照片,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虽然不确定是水母雪兔子还是其它品种。

一路走走停停,从十点半开始上坡,到最终登顶垭口差不多花了一个小时,原先在我们前面的人影也不见了踪迹。这才第二天就翻这5045米的垭口,实在有些吃力,幸运的是没有出现什么不适。垭口另一边更显荒凉,除了一片小湖还带着一点点生机。这些小湖被称为措该达湖群,可能雨后的水量会多一些,此刻看来就像几个大水坑。

中午十二点已过,我们才走了两公里,也不急着赶路,而是准时地停下来吃“午餐”。下了垭口又去小湖边拍照,当时我们完全没有把嘎翁的话放在眼里,自信地认为一整天时间才15公里的计划路程,慢悠悠也能走完。后面一段都是平路,但我们速度也没加快起来,一会被草地上的花花草草吸引,一会被路上的小水流吸引。

没走多远,我们又发现远处的一个小湖,虽然看着就一点点大,但碧玉般的颜色很是诱人,于是我们又不自觉地往小湖那边走去。远看着只要穿过一小片平缓的山坡就可以到达湖边,实际走起来却困难重重,要不就是灌木丛太密集难以穿行,要不就里面隐藏着一些泥泞的沼泽。看着挺近的路程却又花费了不少时间,到小湖边玩了一会,再斜穿山坡回到正确的路上又是经过一片难走的灌木丛,实在有些狼狈。

下午四点多见到有很多小石屋的嘎洛牧场,此时我们才确信已经走到正确的路上,此前我们偏离轨迹走了很长一段路。此时阳光已变得柔和了下来,站在山坡上俯视山谷又是一片秋色,我们又慢下来一路拍照。就这样一路挥霍着时间,今天的路程才走了一半。

没过多久,嘎翁一脸困惑地骑着马跑回来,以为我们走丢了,原来大半天时间我们才走到这里,还悠哉悠哉地一点都不着急。其实离计划的营地还远得很,我们还自以为赶一赶能走到贡嘎扎则,几公里路平常也就走两个小时。嘎翁很确定地说我们赶不到,前面不远有个牧场天黑前能赶到,今晚先住那里。打听了牧场的情况,再看看这会的时间和我们今天的速度,这应该是一个比较靠谱的选择。

最终我们在六点前赶到了这片只有一间小屋的山腰上的牧场,名为察贡牛场。这片牧场视野开阔,能一眼看到今天翻越的垭口,能看到嘎翁从另一边垭口下来的山坡,能看到今天走过的一片山谷,还能看到原计划今天要经过的远在山脚下的白水河谷。嘎翁看到比我们先出发的人马也才刚到那片河谷上扎营,一大伙人都没赶到贡嘎扎则。由于白水河谷早已在群山的阴影之中,我费尽眼神才隐隐约约瞄到白色的河滩上似乎有那么几个可能是帐篷的彩色小点。

有小屋的好处是我们今晚不用搭帐篷了,可以少收拾一样东西。提前住下的好处是我们可以趁着有光线赶紧做饭,嘎翁提供了土豆和米饭,我们提供了鸡腿,今晚的晚餐终于不那么寒酸了。

虽然没赶到五星级营地贡嘎扎则,但我们却因祸得福,晚上山腰上空气爽朗,明亮的银河高悬在头上,而底下的白水河谷被阵阵云雾笼罩着。他们在人间,我们在天上。

今天走了八小时路程只有九公里,就当我们还在热身吧。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