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丁转山 波拥措——察贡牛场

前一晚睡眠质量似乎比以前上高原好一些,不过仍迷迷糊糊醒了几次,最后被无人机声音吵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身体没什么问题,除了眼睛有些不舒服,感觉是睡迷糊了,也没太在意。

起来得太晚了,我们就在营地周围随便拍点照片,开始洗漱烧水煮麦片。眼睛的不适依然没有缓解,排除了眼镜的问题,两只眼睛的影像不能重合,看东西都是重影。四周风景如画,我却只能闭上一只眼睛才能看到清晰的风景,3D的风光大片变成了2D。心里有些担忧,如果状况没有改善,接下来几天的行程不知道能不能走完。

继续阅读
Comments

亚丁转山 冲古寺——波拥措

虽然起了个大早,但由于要把物资都塞到背包里,打包行李的时间还是比想像的多了不少。事先已经告知次仁旦珠我们要晚一个小时到,但最后进了景区来到冲古寺下边的落客点又比推迟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背起塞满物资的大包,胸前再挂起有些份量的小包,一路上坡走向冲古寺,感觉每一步都像是负重几十公斤的深蹲,心里也暗自庆幸当初没有傻到想要负重转山。当然,实际负重徒步的时候胸前不会挂这么大的包,此时胸前的32L小包在上坡的每次抬腿都会顶到大腿,又吃力又要经常调整容易滑落的肩带。原以为下了车很快就能找到次仁旦珠,结果费老大劲走上冲古寺找到鬼鬼祟祟的他,他告诉我们现在还不能帮我们拿行李,我们要按他指示自己上到那边的山坡上再跟他们汇合,有另外一个马夫跟我们走。

继续阅读

亚丁转山 出发

上一次去亚丁,还是2007年国庆。当年对徒步穿越的活动充满热情,五一刚从贡嘎捡了一条命回来,十一又迫不及待上网约了几名队友,走上了从木里穿越到亚丁的“洛克线”。当年的经历还历历在目,那片原始又崎丽的山野时常在我脑海中浮现。至今一晃竟过去了十三年的光阴,当年二十多的小伙子如今已是奔四大叔。

这次我约上了学文和Marc,计划走一条比洛克线更精彩的路线:亚丁大转山。相比洛克线,大转山不仅出发点交通更方便,而且全程近距离观赏三怙主雪山,沿途美景不断。不过大转山路线也有一个需要克服的问题,就是除了起点和终点冲古寺附近,全程海拔都在四千米以上,而且第二天就要翻越五千米的垭口,几乎没有渐进的适应过程。

继续阅读

崇礼,乌兰布统

计划着冬天到寒冷的北方玩雪,首先自然考虑的是东北和新疆了。然而准备一起休假的Marc和YY一个刚从新疆回来,一个刚从东北回来,大家讨论许久都统一不了意见。随着计划的假期越来越近,有便宜机票的目的地也越来越少了。最后YY提议到崇礼去滑雪吧,飞北京的机票还不太贵。Marc说那就顺便去山西吧,反正也不远。冬天去山西有啥好玩?我想了想,既然去到河北了,离坝上也不会太远,还不如去坝上呢。于是我们初定了崇礼加坝上的计划,没有具体行程就直接出发了。

由于广州出发的机票在我们的拖延之后已经涨价不少,最终我们乘坐了佛山出发的航班。第一次到佛山这个军用改民用的机场乘坐飞机,陈旧的候机楼看起来应该有几十年历史了,整个机场也简陋得脱离了时代,感觉这是个拍电影的好地方。

继续阅读
Comments

2019秋,衡山,小东江,高椅岭

距上次去衡山,一转眼已经五年。上次去的时候是冬天,这会南方的秋天还剩个尾巴,那就看看衡山的秋天吧。记得上次在福严寺看到那几棵光秃秃的老银杏,想必秋天应该一片金黄。

沿当年走过的路线上山,没什么惊喜。虽然已是深秋季节,但毕竟是南方,沿途除了枫香和鸡爪槭这些“枫叶”,并没有多少秋色。路过当年入住过的民宿吃了午饭,房子仍是那么朴实和清静,没有人来人往的游客。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禾木&回程

出发前还想着从喀纳斯一路徒步到禾木,后来由于前几天的痛苦经历,我们还是选择了休闲游。不同于去往喀纳斯沿途的山路,前往禾木的地形越来越平坦,山脉之间大片的草地一片绿油油。接近禾木的时候,草地中出现成片成片的橙色,也许是金莲花。

换乘上区间车,当车子慢慢驶入禾木,一大片木屋出现在眼前。十几年前就经常看到禾木的风景照,这么多年后才终于有机会来到这里,村庄也大了好几倍。虽然新建的木屋子还保持着原来的风格,但据说已经很少图瓦人在自己的村子里生活了,这几百个木屋大部分是外地人经营的客栈。禾木的治理和卫生相对喀纳斯还是有不少差距,但却让人感受到更接地气的生活气息。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喀纳斯

去往北屯的火车除了有些误点,其它都还好。如往常一样,火车上睡眠质量很差,但也迷迷糊糊睡到了天亮。睡意朦胧之中,外面刺眼的光线透过眼皮扎得人无法入睡,睁眼一看,车窗外一片荒凉的沙漠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没想到第一次看到沙漠是如此场景。从天山脚下生机盎然的伊犁,去往郁郁葱葱的阿尔泰山区,中间却隔着这片荒芜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即使早晨的阳光还算柔和,但金黄的沙子还是自带着滚烫的视觉效果。

地图中我们穿过巨大的乌伦古湖(但在火车上并没有看到,或者是我记忆缺失了……),很快便到了北屯。阳光明媚的早晨,感觉真好!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赛里木湖

去往赛湖的班车,只有几个游客。路上突降大雨,前面山体塌方,阻断了道路,大家都焦急地等着通车。旁边小河里泥浆翻滚,像是小型的泥石流,看着有点吓人。大概一个多小时后,路面才恢复通行。

经过果子沟大桥,天空早已放晴,蓝天映衬下的大桥气势宏伟,可惜班车不能随便停下来给我们拍照。过了隧道,我已经准备喊司机停车了,却发现当年布满毡房的山坡上如今一个毡房都没有。没有 Plan B,一时间没想好该怎么办,只好跟着车一路来到赛湖的东门,四周除了几间豪华酒店,找不到任何其它的住宿。习惯了节俭的我们又是查手机又是到处问,只有倒回去几十公里外的果子沟才有便宜的住宿,刚才一着急竟没想到可以住果子沟,这会再要回去的话可就太远了。最后我们跟同车的两个女生合住了一套四床位的复式套房,此行终于入住了一次豪华酒店。

虽然外面阴着天,但离天黑还有不少时间,我们便打算进去景区看看。到了售票处发现门票不再是24小时有效了,只能当天有效,我们只好放弃买票,到门外随便转转。碰巧前面有个小女生跟门卫求情之后便蹦蹦跳跳进了景区,我们赶紧学人家小女生装可怜,也很顺利地溜了进去。阴天的赛湖没什么色彩,逛了一段距离后天渐渐暗下来,又下起了雨,我们赶紧拦了辆车出来。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喀拉峻到伊宁

紧锣密鼓地暴走四天,今天是计划中在景区游荡的一天,终于不用赶路了。

住在别克家,有吃的,有电源,一切都还好——除了不能洗澡。我们从巴音布鲁克出来到现在,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洗过澡了。本来前一天晚上都快睡着了,结果听到学文抱怨身上粘乎乎的睡不着,害得我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从此辗转难眠,最后不得不拿湿纸巾全身和头皮都统统抹了一遍,才终于把粘性降低了。行走新疆,湿纸巾是重要的战略物资。今天一起来,我们就赶紧询问哪里有水源,感觉这件事比吃饭还重要。结果得到的答案是要到好几公里外的树林里——看着他们指向的那片遥远的树林,再想到昨天的遭遇,我们很是担心这片树林远不只几公里。别克家里的用水也是用车从远处拉过来的,我们也不能浪费,只盛了一点水把未来两天要重复穿的贴身衣服给简单洗了下。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克孜勒斯达坂到加萨干

每个早上都有很充裕的时间给我们做准备,这一天也不例外。为了装满各自的水壶,前前后后烧了好几锅水,再把前一天从背包里掏出来的东西一件件叠整齐重新塞进背包,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别克说旁边那队人昨晚丢了一匹马,几个马夫找了一晚上没找到,这会还在继续找,他也得去帮忙。听说前面两三个小时路程有一个小卖部,约好我们在那里等他,然后我们就先出发了。

今天云多了些,太阳不是很晒,气温也不高,沿途都是平坦的草地,走着很是惬意。路上一大片毛茛花开得正艳,我们换着各种角度取景拍照,半个小时过去仍然驻足不前。不远处又是一片顶冰花,又拍了好一阵。

继续阅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