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2019 塔里木到克孜勒斯达坂

前一天几乎走崩溃之后,我们就商量着今天租匹马驼大包。早上刚起床,毡房老板就把马夫给我们找来了。除了我们租的那匹马,还要另加马夫和马夫骑的那匹马每天各两百的费用。虽然只租一匹马是性价比最低的方案,但是我们还是下定决心租马。一来今天的路程不短,还要一路上坡翻过全程最高点克孜勒斯达坂,二来前一天的痛苦经历确实让我们饱受摧残,减轻负重后我们可以有更轻松的心情享受旅途。马夫是一个叫别克的学过汉语的小伙子,除了他的两匹马,还带着一条叫黄毛的狗。

收拾妥当出发,已经是十一点多。轻装上路,感觉真的太好了!即使脚底仍然隐隐作痛,但少了二十公斤的负担,有了健步如飞的感觉。走过对岸,穿过河边小树林,然后便一路上坡。虽说减负后上坡轻松了许多,但在太阳的烘烤之下还是很快便觉得口干舌燥。这时从后面赶上来的Marc神秘地从小包里掏出一瓶雪碧,咕咚咕咚倒进嘴里那一刻别提有多爽快!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恰西到塔里木

去往恰西的一路路况良好,平坦的土路。天气也很好,艳阳高照。风景也很好,在我们左边远处是一排雪山,路两边都是草地。唯一不好的是走起路来感觉很不好,脚底痛得厉害!有部分是没有登山杖的原因,脚底压力大了不少,虽然中途Marc把登山杖还给我用了一段时间,但感觉改善不太明显,后来又给回他了。也有鞋的原因,这双登山鞋没穿出来走过长途,走到今天才发现中底特别硬。而且感觉到鞋底硬很关键一个原因是,经过一天的暴晒,地面的泥土都硬得像水泥一样,每一脚踩上去都真切感受到鞋子和地面的碰撞。

反正一路这么走着,越走越难受,心情也受了影响。学文也表示今天走得脚痛,所以此时我们没有一人是走得轻松的,这就是所谓的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吧。不可思议的是他们两个速度丝毫不受脚痛的影响,我咬紧牙使上劲才能跟上他们的速度。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小莫合尔到恰西

看完红花回到饭店,由于回来太晚,老板建议我们直接从小莫合尔开始徒步,能比库尔德宁出发节省几个小时的路程。虽然有点纠结错过了库尔德宁一段的风景,但这个建议确实更切合实际。于是我们解决完早餐就让老板开车送我们到起点小莫合尔。

路上偶尔见到那么一两棵开花的树木,老板说那是野苹果,前段时间开得满山都是,这会大部分都谢了,更早些时候则是杏花的季节,这会已经有野杏子吃了。说罢老板打算找棵路边的野杏树给我们摘杏子,可惜后面一路都没见到,还因为东张西望没看路,越野车突然间被路障弹得高高跃起。崎岖的山路越来越难走,老板便找了一处适合掉头的路段把我们放下了。河谷、云杉、雪峰,风景依然很库尔德宁,我们的徒步就此开始。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库尔德宁

车到新源,雨早已停了。我们在客运站找去巩留的班车,被告知坐到喀拉布拉去库尔德宁更近一些。按计划我们先到县城里补充了一些“特殊物资”,也幸亏这部分功课提前做到位了,未来几天才有烧水做饭的能源。正走回客运站路上,一辆去往喀拉布拉的面包车主动迎了上来。原来司机从客运站出来后就在附近找我们,还真让他碰上了。

路边和田间的草丛中时不时一抹明亮的红色在阳光和微风中摇曳,我激动地发现那就是天山红花!虽然新源附近有大片的天山红花,但此时已经下午好几点了,中午前花就该谢了。可能最近持续的阴雨天气,直到刚刚才出了太阳,于是这些野花就按捺不住出来迎接久违的阳光了。本来我们为了赶行程放弃了在新源附近看天山红花的计划,此刻远远看着这些靓丽的身影,似乎也稍微弥补了一点遗憾。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巴音布鲁克,巩乃斯

班车坐到和静,再转车往巴音布鲁克。周围的人对我们这个时间去巴音布鲁克感到很好奇,都说现在不是旅游季节。这时我们是有些心虚的。虽然事先知道还没到最好的季节,但想到伊犁河谷的高山上已经繁花似锦,相似海拔又更靠南的巴音布鲁克应该不至于差太多吧。但又想到两年前同一时间在祁连山下那几乎光秃秃的草原,我们似乎猜到了巴音布鲁克此时的样子。

司机以为旅游淡季坐不满人,结果一路上不断上人,整车塞得满满,车门口的行李都快堆到车顶了。我想就是因为多了我们三人,还各背了一个大包。车开了很久,从平地开进一段河谷,之后开始缓慢地爬升,中午还穿着裋袖的我们早已加上了长袖,此时还感觉寒气逼人,窗外的山坡上也出现了大块的积雪。由于大包被层层压在底下,我们只能靠单薄的衬衫硬扛着。翻过山之后的路边开始出现大片的草原,我们来到巴音布鲁克草原了。接近三百公里的路程,从两点多一直开到七点多,终于到了镇上。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出发

有些地方去过一次就够了,有些地方去过了会一直想再去。北疆是后者。

有人说,旅行就是要每次都去不同的地方,才能看到不同的风景。我并不赞同,有些地方值得一去再去,即使是同样的季节,也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会有不一样的感触。

四年过去了,同样的季节,我还想去伊犁。同行的除了Marc,还有学文。为了照顾Marc的假期,还有我想穿越库尔德宁到喀拉峻的念想,还有我想去喀纳斯的愿望,考虑了季节、交通、机票价格等因素,我们制定了一条有很多未知数的路线:乌鲁木齐(飞)库尔勒(班车)和静(班车)巴音布鲁克(?)库尔德宁(徒步4至5天)喀拉峻(班车)特克斯(班车)伊宁(?)赛里木湖(?)喀纳斯(徒步)禾木(班车)阿勒泰(飞回广州)。

继续阅读
Comments

白色武功山

跟以往一样,萍乡站出来就有出租司机迎接。据说山脚路上有冰,车不好走,被多收了20块。到山脚发现确实有冰,但也就最后那几十米而已,出租司机为了那多收的20块坚持要勉强走一小段,随后很快就表示无能为力。

走进山林,随即被浓雾笼罩。随着雾气越来越浓,周边树木渐渐出现了形状各异的雾凇。

继续阅读
Comments

庐山飞雪

本来准备在秋天来一次出游,结果由于某同学突然跑去援疆导致没能成行,我的假期又没着落了。直到临近年底,听说学文和小杨在计划出游,我满怀希望地便加入了他们的讨论之中。然而小杨没有请到长假,计划中的长途只能改成短途。最终这个短途出游安排在元旦,只消耗了我两天假期(本来只是一天,还有出发当天偷懒没上班)。

说到短途的出游,一直对庐山的雪景有所耳闻,也一直没机会看白色的武功山,何不干脆一次玩两座山?短短的四天时间爬两座高山,我开始觉得有些心虚,但学文信心满满,小杨也跃跃欲试,于是这个紧凑的行程就确定了下来。

接下来我们把做功课这个光荣任务交给了学文。眼看着天气预报很配合地给那几天的庐山标上了大大的雪花,又给武功山标上了小雪花,还没出发的我们已经开始摩拳擦掌,脑海里不断浮现一片雪白的“北国风光”。想到这里,我赶紧给自己添置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

继续阅读
Comments

武功山-2018年春

很久没看过绿色的武功山了,于是约了5月底的周末,走起!

出租车从火车站到龙山村,跟提前一晚到达到CN和梓欣碰了个面,随后他们就玩起了越野跑,不见踪影。

继续阅读
Comments

2018深圳百公里

某一天,天狼找我说去走个百公里吧。我掐指一算,距第一次参加深圳百公里正好10年,于是头脑一热就答应了。然而后来就各种担心和后悔,当年正值年轻力壮尚且走得那么艰难,如今已经很少长距离徒步,要走下来估计要消耗半条命了吧。出发前计划按当年的拉练方式,走个50公里左右适应一下强度,结果拉练了两次都只有20公里左右,大概就是临考试书才看了两章的感觉吧。

活动当天一大早出发,赶到出发点已是人山人海。如当年一样,前面的路程人流密度很大,要匀速前进并不容易,一会被围在一群人中间,一会被几个慢悠悠的人挡在前面,一会又被跑步的人穿插到面前不得不减速避免碰撞,还有时候要躲开晃来晃去的登山杖。反正,前面一段路都在人群的包围之中,既没法突破大部队,也还能保持正常速度,感觉一切还在掌控之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