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2019 禾木&回程

出发前还想着从喀纳斯一路徒步到禾木,后来由于前几天的痛苦经历,我们还是选择了休闲游。不同于去往喀纳斯沿途的山路,前往禾木的地形越来越平坦,山脉之间大片的草地一片绿油油。接近禾木的时候,草地中出现成片成片的橙色,也许是金莲花。

换乘上区间车,当车子慢慢驶入禾木,一大片木屋出现在眼前。十几年前就经常看到禾木的风景照,这么多年后才终于有机会来到这里,村庄也大了好几倍。虽然新建的木屋子还保持着原来的风格,但据说已经很少图瓦人在自己的村子里生活了,这几百个木屋大部分是外地人经营的客栈。禾木的治理和卫生相对喀纳斯还是有不少差距,但却让人感受到更接地气的生活气息。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喀纳斯

去往北屯的火车除了有些误点,其它都还好。如往常一样,火车上睡眠质量很差,但也迷迷糊糊睡到了天亮。睡意朦胧之中,外面刺眼的光线透过眼皮扎得人无法入睡,睁眼一看,车窗外一片荒凉的沙漠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没想到第一次看到沙漠是如此场景。从天山脚下生机盎然的伊犁,去往郁郁葱葱的阿尔泰山区,中间却隔着这片荒芜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即使早晨的阳光还算柔和,但金黄的沙子还是自带着滚烫的视觉效果。

地图中我们穿过巨大的乌伦古湖(但在火车上并没有看到,或者是我记忆缺失了……),很快便到了北屯。阳光明媚的早晨,感觉真好!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赛里木湖

去往赛湖的班车,只有几个游客。路上突降大雨,前面山体塌方,阻断了道路,大家都焦急地等着通车。旁边小河里泥浆翻滚,像是小型的泥石流,看着有点吓人。大概一个多小时后,路面才恢复通行。

经过果子沟大桥,天空早已放晴,蓝天映衬下的大桥气势宏伟,可惜班车不能随便停下来给我们拍照。过了隧道,我已经准备喊司机停车了,却发现当年布满毡房的山坡上如今一个毡房都没有。没有 Plan B,一时间没想好该怎么办,只好跟着车一路来到赛湖的东门,四周除了几间豪华酒店,找不到任何其它的住宿。习惯了节俭的我们又是查手机又是到处问,只有倒回去几十公里外的果子沟才有便宜的住宿,刚才一着急竟没想到可以住果子沟,这会再要回去的话可就太远了。最后我们跟同车的两个女生合住了一套四床位的复式套房,此行终于入住了一次豪华酒店。

虽然外面阴着天,但离天黑还有不少时间,我们便打算进去景区看看。到了售票处发现门票不再是24小时有效了,只能当天有效,我们只好放弃买票,到门外随便转转。碰巧前面有个小女生跟门卫求情之后便蹦蹦跳跳进了景区,我们赶紧学人家小女生装可怜,也很顺利地溜了进去。阴天的赛湖没什么色彩,逛了一段距离后天渐渐暗下来,又下起了雨,我们赶紧拦了辆车出来。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喀拉峻到伊宁

紧锣密鼓地暴走四天,今天是计划中在景区游荡的一天,终于不用赶路了。

住在别克家,有吃的,有电源,一切都还好——除了不能洗澡。我们从巴音布鲁克出来到现在,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洗过澡了。本来前一天晚上都快睡着了,结果听到学文抱怨身上粘乎乎的睡不着,害得我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从此辗转难眠,最后不得不拿湿纸巾全身和头皮都统统抹了一遍,才终于把粘性降低了。行走新疆,湿纸巾是重要的战略物资。今天一起来,我们就赶紧询问哪里有水源,感觉这件事比吃饭还重要。结果得到的答案是要到好几公里外的树林里——看着他们指向的那片遥远的树林,再想到昨天的遭遇,我们很是担心这片树林远不只几公里。别克家里的用水也是用车从远处拉过来的,我们也不能浪费,只盛了一点水把未来两天要重复穿的贴身衣服给简单洗了下。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克孜勒斯达坂到加萨干

每个早上都有很充裕的时间给我们做准备,这一天也不例外。为了装满各自的水壶,前前后后烧了好几锅水,再把前一天从背包里掏出来的东西一件件叠整齐重新塞进背包,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别克说旁边那队人昨晚丢了一匹马,几个马夫找了一晚上没找到,这会还在继续找,他也得去帮忙。听说前面两三个小时路程有一个小卖部,约好我们在那里等他,然后我们就先出发了。

今天云多了些,太阳不是很晒,气温也不高,沿途都是平坦的草地,走着很是惬意。路上一大片毛茛花开得正艳,我们换着各种角度取景拍照,半个小时过去仍然驻足不前。不远处又是一片顶冰花,又拍了好一阵。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塔里木到克孜勒斯达坂

前一天几乎走崩溃之后,我们就商量着今天租匹马驼大包。早上刚起床,毡房老板就把马夫给我们找来了。除了我们租的那匹马,还要另加马夫和马夫骑的那匹马每天各两百的费用。虽然只租一匹马是性价比最低的方案,但是我们还是下定决心租马。一来今天的路程不短,还要一路上坡翻过全程最高点克孜勒斯达坂,二来前一天的痛苦经历确实让我们饱受摧残,减轻负重后我们可以有更轻松的心情享受旅途。马夫是一个叫别克的学过汉语的小伙子,除了他的两匹马,还带着一条叫黄毛的狗。

收拾妥当出发,已经是十一点多。轻装上路,感觉真的太好了!即使脚底仍然隐隐作痛,但少了二十公斤的负担,有了健步如飞的感觉。走过对岸,穿过河边小树林,然后便一路上坡。虽说减负后上坡轻松了许多,但在太阳的烘烤之下还是很快便觉得口干舌燥。这时从后面赶上来的Marc神秘地从小包里掏出一瓶雪碧,咕咚咕咚倒进嘴里那一刻别提有多爽快!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恰西到塔里木

去往恰西的一路路况良好,平坦的土路。天气也很好,艳阳高照。风景也很好,在我们左边远处是一排雪山,路两边都是草地。唯一不好的是走起路来感觉很不好,脚底痛得厉害!有部分是没有登山杖的原因,脚底压力大了不少,虽然中途Marc把登山杖还给我用了一段时间,但感觉改善不太明显,后来又给回他了。也有鞋的原因,这双登山鞋没穿出来走过长途,走到今天才发现中底特别硬。而且感觉到鞋底硬很关键一个原因是,经过一天的暴晒,地面的泥土都硬得像水泥一样,每一脚踩上去都真切感受到鞋子和地面的碰撞。

反正一路这么走着,越走越难受,心情也受了影响。学文也表示今天走得脚痛,所以此时我们没有一人是走得轻松的,这就是所谓的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吧。不可思议的是他们两个速度丝毫不受脚痛的影响,我咬紧牙使上劲才能跟上他们的速度。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小莫合尔到恰西

看完红花回到饭店,由于回来太晚,老板建议我们直接从小莫合尔开始徒步,能比库尔德宁出发节省几个小时的路程。虽然有点纠结错过了库尔德宁一段的风景,但这个建议确实更切合实际。于是我们解决完早餐就让老板开车送我们到起点小莫合尔。

路上偶尔见到那么一两棵开花的树木,老板说那是野苹果,前段时间开得满山都是,这会大部分都谢了,更早些时候则是杏花的季节,这会已经有野杏子吃了。说罢老板打算找棵路边的野杏树给我们摘杏子,可惜后面一路都没见到,还因为东张西望没看路,越野车突然间被路障弹得高高跃起。崎岖的山路越来越难走,老板便找了一处适合掉头的路段把我们放下了。河谷、云杉、雪峰,风景依然很库尔德宁,我们的徒步就此开始。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库尔德宁

车到新源,雨早已停了。我们在客运站找去巩留的班车,被告知坐到喀拉布拉去库尔德宁更近一些。按计划我们先到县城里补充了一些“特殊物资”,也幸亏这部分功课提前做到位了,未来几天才有烧水做饭的能源。正走回客运站路上,一辆去往喀拉布拉的面包车主动迎了上来。原来司机从客运站出来后就在附近找我们,还真让他碰上了。

路边和田间的草丛中时不时一抹明亮的红色在阳光和微风中摇曳,我激动地发现那就是天山红花!虽然新源附近有大片的天山红花,但此时已经下午好几点了,中午前花就该谢了。可能最近持续的阴雨天气,直到刚刚才出了太阳,于是这些野花就按捺不住出来迎接久违的阳光了。本来我们为了赶行程放弃了在新源附近看天山红花的计划,此刻远远看着这些靓丽的身影,似乎也稍微弥补了一点遗憾。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2019 巴音布鲁克,巩乃斯

班车坐到和静,再转车往巴音布鲁克。周围的人对我们这个时间去巴音布鲁克感到很好奇,都说现在不是旅游季节。这时我们是有些心虚的。虽然事先知道还没到最好的季节,但想到伊犁河谷的高山上已经繁花似锦,相似海拔又更靠南的巴音布鲁克应该不至于差太多吧。但又想到两年前同一时间在祁连山下那几乎光秃秃的草原,我们似乎猜到了巴音布鲁克此时的样子。

司机以为旅游淡季坐不满人,结果一路上不断上人,整车塞得满满,车门口的行李都快堆到车顶了。我想就是因为多了我们三人,还各背了一个大包。车开了很久,从平地开进一段河谷,之后开始缓慢地爬升,中午还穿着裋袖的我们早已加上了长袖,此时还感觉寒气逼人,窗外的山坡上也出现了大块的积雪。由于大包被层层压在底下,我们只能靠单薄的衬衫硬扛着。翻过山之后的路边开始出现大片的草原,我们来到巴音布鲁克草原了。接近三百公里的路程,从两点多一直开到七点多,终于到了镇上。

继续阅读
Comments